Hatena::ブログ(Diary)

he wise never marry!!!

2013-11-04

流香

| 13:48


推開11月的門,握一縷蕭瑟的秋風,仿佛快要觸覺冬天的寒意。枝頭,葉落,飄舞著身姿,輕輕地跌進視線,如一只只殘蝶,在秋風裏無可奈何地逝去。歸來的候鳥,在天空裏吟詠著寫給江南的情詩。街道上,聽到步步逼近的黃昏、擁擠的跫音敲響了它的寂寞。被染紅的記憶,曾壁山中學如牆角一朵悄然綻放的野菊花,淡淡流香……

秋,總是讓人流連。它是一支彩筆,遊走在大江南北,把人間的楓葉,塗成了欲滴的紅豔。一抹橙黃的夕陽,掛在幽深幽深的街口。風,輕輕地吹,仿佛這是它居住過的地方。駐足,撿拾一枚,夾在了季節的記事本,那一段有關青春的往事。

在這悠然的塵世,每個人隱隱有夢,只是生活裏,我們疲於奔波,往往模糊了最初的方向。看著時間的頁碼,每一頁,都是飄泊的歎息,很快又要翻過一個秋季。多想守在歲月清淺的韶華裏,看日升月落,望寂寂山林,聽流水潺潺,寧靜以致遠,還心靈一份安然。獨處一隅,品法國襯衫茗由濃漸淡,把影子縮進了茶杯,傾聽一場禪意的對白。眉間心上,將凝聚的清愁丟入秋水,唯留一份鉛華洗盡的素淡。

晚秋的風,吹起心的漣漪。黃昏街道處,有一縷流香的婉約情愫。我以風作犁,耕耘一壟記憶的細枝末節。依稀,那年,青天破色,芭蕉驟雨,你青花入筆,在素胚描繪的瓷瓶底下,一朵遠水近湄不染纖塵的蓮,美的雋永脫俗,清逸淡雅,於是在紅塵風疹輾轉芬芳。如今,是誰輕揮水袖,彈一曲高山流水,在紫陌裏款款穿行?手執一支狼毫,在江南的山水間輕揚,舞動熏香的文字,醉了秦漢的風韻,醉了唐宋的風情,只為追尋那段曇花一現的過往。

街道上,不知哪個方向的風在吹?迷醉的眼神是一彎朦朧繾綣的月華,凝神聽著薄翼的呼吸,穿透細密的輕濤,由遠及近。空氣彌漫著黃昏時濃郁的氣息,記憶越飄越遠,不知又隱在哪朵金秋野菊的後面斑駁,跟著飄出一縷香?你說,我前世不是襄王夢中的巫山神女,不是翩躚飛舞的蝶兒,而是王母身旁的瑤池仙子,於是關於臉上有梨渦和小痣的故事,娓娓動聽。

回首平淡的日子裏,喜歡安靜地端坐在螢幕前,點開音樂,曾璧山中學讓思念行走在文字的江湖,舞著一脈秋的靜美。用一支曼妙的湖筆,蘸滿流年光影,在一張素雅微香的澄心堂紙上,勾勒心印刷公司中的畫面,將那些潑墨渲染的印象,合著一簾幽夢,一起流轉於四季的風裏,嫋嫋散去。悲歡如夢,人生就是一場輪回,我們還在感歎煙雨的迷蒙,陽光已不知何時將潮濕蒸發。生命中的煙火,起起落落,讓我們慢下來,靜玉無香,水湄盈盈,梳理情感的羽毛。

落葉叩響靜謐的街道,抖落一身煙塵,記憶在黃昏裏流香,它不是富貴的三春牡丹,不是高潔的盛夏芙蓉,而是淡雅的金秋菊花。或許,在漫長的歲月長河裏,有些故事,只適合演繹一場落花和流水的情節。有些人,雖相識久矣,卻白首如新。此時,我是一片來自異鄉的葉子,流浪在一座城市裏的匆匆過客,穿梭在陌生的街道上,沒有人知道,我來自何方。

トラックバック - http://d.hatena.ne.jp/fashiongirl/20131104/1383540509
Connectio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