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ena::ブログ(Diary)

he wise never marry!!!

2014-06-05

十年的時間

15:29

  木果等了小友十年,也可以說是單身了十年。

  木果和小友是小學四年級的同學。小時候的木果喜歡班裏那個每天頭發亂亂的穿的臟臟的男生,木果不喜歡好多女生追逐的帥哥,因為感覺這樣沒有存在感。壹天,當木果回頭,發現了坐在她後面的居然是自己喜歡的頭發亂亂的小男生,木果心裏很高興呢,總是不住的回頭後看,就是為了偷偷瞄壹眼自己喜歡的小男孩,忽然木果後面的小友告訴木果:“他在妳衣服上劃道道。”木果很驚訝,換做平時木果是會哭的,可是木果沒有吭聲,因為木果喜歡這個男孩兒呢。木果假裝生氣的沒說話。然後聽到後面的小友說:“她是不是喜歡妳呢,怎麽不哭啊。”凹凸洞

  木果五年級轉學了,在木果的印象裏只記得她喜歡的小男孩兒和那個發現她小秘密的小友。

  木果上中學了,當她走進教室的時候第壹個看見的居然是小友,木果很是高興,因為這樣就不太孤單有人說話了。木果跟小友很是聊得來,感覺小友是壹個很幽默的男生,總是可以讓木果很開心的。元旦到了,木果送出去了好多的明信片給喜歡的新交的朋友,也收到了很多,唯壹最讓木果喜歡的就是就是小友送的他自己畫的小豬熊。可是和木果壹起回宿舍的朋友告訴木果,男生喜歡女生才會送畫給女生。木果很生氣,於是去教室找小友,結果在教室的小友看到木果就跑開了,木果追到操場小友才停下,木果很生氣的把畫扔給了小友,然後給了小友壹個巴掌。

   第二天,小友的臉腫了半拉,木果看著這個心裏很愧疚。想跟小友道歉又不知道說什麽,小友再也沒跟木果說過話,好像木果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了。

   可是木果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了小友,小友回答問題的時候,木果會時不時的補充,還會找他旁邊的女生聊天,或者借壹下資料,或者壹起吃飯,或者壹起回宿舍,為的就是小友可以看她壹眼,或者可以故意蹭掉小友的東西就是為了說壹句。對不起。沒關系。可是木果發現小友特愛跟某個女生說話,木果心裏感覺酸酸的,可能小友不喜歡自己了吧,木果心裏想,於是木果決定放棄了。

   可是壹天木果的書桌上多了壹封信,打開壹看是寫的壹手漂亮字的小友寫的,我要留級了,做個好學生,還是喜歡妳,希望妳能記得我。“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木果很感動,原來小友還是喜歡自己的,是自己想多了。於是木果也給小友寫了壹封信,我也喜歡妳,希望以後有機會再見到妳。

   木果接著上了初二,小友還在初壹。

   木果復習了壹個初三。教室窗外的牡丹美的開了。早上吃飯回來發現牡丹花沒了,同學很生氣,勢必要拿下兇手,最後開開心心的回來了,原來是隔壁班的壹個男生,問的時候,他說:“酸酸甜甜就是我。”同學徹底被逗沒脾氣了,於是放過他了。後來有人問到,他叫什麽。好像叫什麽友。木果忽然臉上火辣辣的,心跳有點快。於是木果待在外面的時間比以前長了,可是卻沒有見到過小友。隱形牙箍

   高中,木果跟小友不是壹個班。可是開學沒幾天木果收到了小友的壹封信說的是:面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加油。木果忽然就開心了。木果也不知道說什麽,就沒有回小友的信。然後就再沒有小友的消息。

   大學,木果和小友報了同壹個城市。小友會來找木果,跟木果講他的高中同學的故事,講宿舍同學的故事,新的大學生活,爸爸媽媽的故事,姐姐的故事,騎著自行車帶著木果去兜風,看木果夢寐以求的電影,給木果買木果喜歡的壹切壹起的東西。小友去咖啡店兼職,為了給木果買木果喜歡的東西,為了帶木果出來玩。

   小友的壹個同學喜歡小友店裏的壹個同事,小友叫上木果壹起去唱歌唱歌期間玩遊戲,讓木果坐在小友的腿上三秒鐘。木果忽然變得很是不情願,很是不喜歡,於是再三推辭。小友很是不高興,說木果不合群,玩兒不開。唱歌結束以後,木果和小友很是沈默。

   木果跟小友分手了。

   木果跟小友斷斷續續了十年,十年的時間沒有牽過手,沒有過任何親密動作,唯壹有的就是抱抱,而且抱的也是輕描淡寫的。木果發現自己原來喜歡的是那個年齡淡淡的愛,也許只是在紛繁社會中的壹絲淡淡的童真。純純的愛。木果原來從來沒有真正的了解過小友,就像小友也沒有真正的了解木果壹樣。

   對不起,也許從來就不是愛只是習慣了讓自己的心裏有個人而已。

   就像去唱歌時候,小友點的第壹首歌就是《十年》

Neo skin lab 好唔好

美好的夢鑲在這蒼白的流年裏

15:23

有多少次,雲裏霧裏都會浮現妳的身影?有多少次,妳的痕跡悠悠出現在我的回憶?當風雨襲巻時,妳是否也同我壹樣,看著這滿地落紅,兀自嘆息?

流年滄桑,落筆生殤。多少次Beauty店,提起筆的壹剎那,會不由的臨摹妳的往昔?妳曾問我,那年煙雨亭臺,墨筆下我寫了什麽。現在的我再去想起,再去回憶,牽回舊時的風景,淡看雲卷雲舒的曼妙;悠悠歲月間,依舊不見妳。墨筆本芬芳,棧橋寫意,在現在看來,已失去了當時的韻味。當時我寫下的,也不過是歲月傖俗的壹份念想,想念過後,也就只願雲淡風輕了。紫陌紅塵中,我依舊只是獨自壹人,裝著滿卷心事,抒於紙上,時常懷想,卻再沒有那時的願望。

時光清淺,歲月無痕,悠悠時光裏,即使苦痛,依舊感謝;那段明媚的時光,它承載著風雨,也留有我如夢的青春風華,同那青磚黛瓦的江南小巷壹起,填滿我記憶的空白。

f:id:fashiongirl:20140527143303j:image

其實壹直不願想起,壹直不願將這美好的夢鑲在這蒼白的流年裏,隨著飄搖的煙雨,去去來來,擾亂浮生。徜徉在文字裏,墨筆輕蘸,妳明白幾許?或許無緣相惜,也或許註定壹場戲劇,即使如此,依舊感謝。

當春拈壹縷蕊香,散在紅塵中,孤陌的文字便將如蝶的心事雕刻,壹筆壹劃,勾勒縱圈れ往事雋永流長;當夏帶來最初的壹卷情思,沈落在艷陽裏,悠然流入我的筆端,帶來初夏的芬芳,壹字壹句,篇篇有情,將往事整理;秋陌孤霜,頹然壹片風沙,蕭蕭落葉間,已不再想念,淒苦的風,飄著淡淡的泥土芬芳,尋至四季的輪角,原來,這份愛,早已冰封在了那片季節的海。於是,轉身,即微笑。

喧囂的紅塵,輪回不息,惟尋壹份恬淡安暖於心中,留壹杯清茶,去品味這大千江河的鐘靈毓秀。曾經筆墨濃重,壹點壹點的暈染,花謝花開,染遍四季輪軸;曾經,素色芳華,總喜歡踩著妳的韻腳,壹聲壹地落。今昔,流年往事,遺落在風中,伴著流轉的山水雪纖瘦酖,譜就成壹曲歲月的婉唱 ,靜默的,如壹泓清泉,映著曉月樓臺。於是,久違的壹份訴請,落於心上,也洋溢在這個初夏的午後。

也許,在那小園香徑深處,四溢著幸福的味道,所以,才壹見傾心,將整顆心交付於歲月;也許命運使然,在我沾染歲月的沈香後,轉瞬即逝,連帶那壹份念想,也壹並帶走了,留下的,僅剩我壹人而已。於是,蕭蕭樓臺間,壹卷心事飛揚,訴說著曾經的相知,然後,輕閉上眼,體味這壹案蒼白。

紅塵路上,風吹百花,楊柳含露,點滴間,舊時已隨著空靈的軸線跌回了輪回的無邊之中;細雨微醺,無聲的飄零,我輕拾壹份孤單,數著時光跳動的節奏,附和著心瓣的阿娜飄舞,暖這壹季的淒涼。

陌上芬芳,我走在江南煙雨的小巷,心底飄逸出壹份久違的安靜。心的路上,他留下滿徑旖旎,將月色樓臺的淒美折疊成柔情的清韻,讓人如何舍得棄之而去?舊事,它披壹蓑煙雨霓裳,化成墨下壹筆絕唱,讓人如何舍得忘記?

可,往事如風,山壹程,水壹程;心念起,輕聲嘆。這紅塵情深,在歲月的幀冊中,終是遍尋無果。然,因得這壹季歲月長青,舊事,即使苦痛,依舊感謝雪纖瘦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