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えた憂うつ

2014-06-10

我一直在不遠處,守望著ni


如若;我們相遇只如初見,相逢怎奈何有離別。記憶,似乎不斷地篩選著某些人和事,它有一種特 性的功 能,記不住的無論怎樣努力,都會從腦海中漸漸的香港如新淡出,猶如相冊裏的照片,隨著時光久遠之後,發黃到變淡,再也無法辨認清楚,刻骨銘心總是為其而深刻,便難以磨滅,偶一觸及,如開閘之水,滾滾而來。

我又想起你的這句話時,頓時;心裏密密麻麻的開始疼了,或許;不知不覺中,你陪我走過了太多漫長的香港如新路,這一路走來,不管甜蜜還是酸楚,與我而言,所欠你的,早已不是一份戀情,一份地老天荒,還是海誓山盟。而是;幸福的承諾。

有一種幸福,從來都沒有離開,有一種溫暖,永不曾走散,時至今日,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那個午後,漸近黃昏時,你安然的走進我的世界。如果說遇見,是時光裏轉角的相逢,那我們到底擦肩路過多少次人群,還是上天在冥冥之中早就註定了這相遇的緣分。

我想自己是一個極為脆弱的人,在感情中,難免被一次次的折磨,脆弱的到極點時,也渴望有個可以依靠的角落,又或能依鯏肩膀,而此時你的來到,正如一個走散在人群中的孩子,終於找到了自己的香港如新同伴一般。那一刻的自己,面對失去的愛情,我再也沒有更好的勇氣,去好好的愛一個人,一顆滾燙過的心,在冰封中沉淪的冰冷,你是沒有體會過。

スパム対策のためのダミーです。もし見えても何も入力しないでください
ゲスト


画像認証

トラックバック - http://d.hatena.ne.jp/reindeerbi/20140610/1402369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