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ena::ブログ(Diary)

nu skin 如新香港寶兒Bolley

2015-04-23

等待,是風中唯一的詞語


推開11月的門,握一縷蕭瑟的秋風,仿佛快要觸覺冬天的寒意。枝頭,葉落,飄舞著身姿,輕輕地跌進視線,如一只只殘蝶,在秋風裡無可奈何地逝去。歸來的候鳥,在天空裡吟詠著寫給江南的情詩。街道上,聽到步步逼近的黃昏、擁擠的跫音敲響了它的寂寞。被染紅的記憶,曾璧山中學如牆角一朵悄然綻放的野菊花,淡淡流香……

秋,總是讓人流連。它是一支彩筆,游走在大江南北,把人間的楓葉,塗成了欲滴的紅豔。一抹橙黃的夕陽,掛在幽深幽深的街口。風,輕輕地吹,仿佛這是它居住過的地方。駐足,撿拾一枚,夾在了季節的記事本,那一段有關青春的往事。

在這悠然的塵世,每個人隱隱有夢,只是生活裡,我們疲於奔波,往往模糊了最初的方向。看著時間的頁碼,每一頁,都是飄泊的歎息,很快又要翻過一個秋季。多想守在歲月清淺的韶華里,看日升月落,望寂寂山林,聽流水潺潺,寧靜以致遠,還心靈一份安然。獨處一隅,品茗由濃漸淡,把影子縮進了茶杯,傾聽一場禪意的對白。眉間心上,將凝聚的清愁丟入秋水,唯留一份鉛華洗盡的素淡。

晚秋的風,吹起心的漣漪。黃昏街道處,有一縷流香的婉約情愫。我以風作犁,耕耘一壟記憶的細枝末節。依稀,那年,青天破色,芭蕉驟雨,你青花入筆,在素胚描繪的瓷瓶底下,一朵遠水近湄不染纖塵的蓮,美的雋永脫俗,清逸淡雅,於是在紅塵裡輾轉芬芳。如今,是誰輕揮水袖,彈一曲高山流水,在紫陌裡款款穿行?手執一支狼毫,在江南的山水間輕揚,舞動熏香的文字,醉了秦漢的風韻,醉了唐宋的風情,只為追尋那段曇花一現的過往。

街道上,不知哪個方向的風在吹?迷醉的眼神是一彎朦朧繾綣的月華,凝神聽著薄翼的呼吸,穿透細密的輕濤,由遠及近。空氣彌漫著黃昏時濃郁的氣息,記憶越飄越遠,不知又隱在哪朵金秋野菊的後面斑駁,跟著飄出一縷香?你說,我前世不是襄王夢中的巫山神女,不是翩躚飛舞的蝶兒,而是王母身旁的瑤池仙子,於是關於臉上有梨渦和小痣的故事,娓娓動聽。

回首平淡的日子裡,喜歡安靜地端坐在螢幕前,點開音樂,讓思念行走在文字的江湖,舞著一脈秋的靜美。用一支曼妙的湖筆,蘸滿流年光影,在一張素雅微香的澄心堂紙上,勾勒心中的畫面,將那些潑墨渲染的印象,合著一簾幽夢,一起流轉於四季的風裡,嫋嫋散去。悲歡如夢,人生就是一場輪回,我們還在感歎煙雨的迷蒙,如新集團陽光已不知何時將潮濕蒸發。生命中的煙火,起起落落,讓我們慢下來,靜玉無香,水湄盈盈,梳理情感的羽毛。

落葉叩響靜謐的街道,抖落一身煙塵,記憶在黃昏裡流香,它不是富貴的三春牡丹,不是高潔的盛夏芙蓉,而是淡雅的金秋菊花。或許,在漫長的歲月長河裡,有些故事,只適合演繹一場落花和流水的情節。有些人,雖相識久矣,卻白首如新。此時,我是一片來自異鄉的葉子,流浪在一座城市裡的匆匆過客,穿梭在陌生的街道上,沒有人知道,我來自何方。

俯瞰煙火人間,人與萬物相比,渺若微塵,世事的煩惱憂愁幾乎無法被納入佛眼。如果說,心累了,何不聽一曲琴音,研墨裁字,填幾闕清詞,在詩意的環境下尋找靈魂深處的一抹恬靜,刪去繁複冗長,留下清簡素淡,給心靈一次釋然。於我而言,很嚮往古文中一些悠然自得的雅士,安居在籬笆小院,開一扇四面宿雲窗,坐一片待叱青羊石,以菊香作盞,以露珠作茶,靜守四季炊煙。在草木繁盛的春天,看一群飛燕,於木質小屋的梁簷下銜泥築巢;在如火如荼的夏季,賞滿池蓮荷,亭亭玉立在水中搖曳;在雁過留聲的深秋,品一杯菊花酒,回味一縷醇香在皓齒間;在朔風凜冽的冬夜,聽漫漫雪飄,曾璧山歡聲笑語裡煨爐取暖。

多想,掬一把潮濕的泥土,放在心田,播撒一粒記憶的種子,讓秋雨滋養,陽光沐浴開成一朵芳香的鮮花。指尖,拈花微笑,用粉色的情懷,和著一縷清風劃過的聲音,奏響這一程的秋歌。或許,有些美麗,只屬於一個人;有些花朵,只屬於一個季節;有些記憶,只屬於一段過往。

我循著路,帶一份美麗的心情,又靜靜地走,每一步,像是曾經有過的夢,夢裡,我擁有著杏花煙雨的江南,擁有可以藏納月光的庭院深深,擁有一抹熟悉的微笑暖暖。如蓮的夢,悄然盛開,每一段分叉錯落的葉脈裡,都收藏著一個含羞的情節。

或許,人生是一場戲,有時我們會裝扮得濃墨重彩,在別人的故事裡演繹悲喜,感受著快樂和憂傷的味道。韶華如夢,誰都很難做到紅塵一笑,何不擴酖拯漫ど挈榁匏邸さ徹贐舷綸慈悲,浸潤胸懷?素年錦時,訪草木,臨溪流,微笑生活。持一顆明亮之善心,在人生的畫卷中,勾勒幾筆,無須多彩,便可生動傳神。

此時,黃昏是一縷炊煙,氤氳在朦朧的遠方,是誰家的門口,一個微弓的身影站在秋風裡張望?人飄泊在異鄉,邂澱翕一盞油燈,永遠是生活中唯一的方向,唯一的牽掛。曾璧山中學那些難以說出的情感,僅剩在心裡,凝結成一句哽咽而深情的問候。

等待,是風中唯一的詞語。風居住的街道,天空幾朵無家可歸的殘雲,以被熏成了暗黃。那牆角邊不起眼的野菊花,開在時光和記憶的深處,淡淡流香。

候鳥遠去,人,還是一人,走在街道上,足跡深深,長出一串串腳印,播下長長的身影……

スパム対策のためのダミーです。もし見えても何も入力しないでください
ゲスト


画像認証

トラックバック - http://d.hatena.ne.jp/tablospay/20150423/1429778479